最难的时候就是余总刚来的时候,2010年、2011年和

2019-06-06 11:54:02

来源标题:最难的时候就是余总刚来的时候,2010年、2011年和

  最难的时候就是余总刚来的时候,2010年、2011年和2012年,因为那时候手机在华为公司不是主营业务,我们对这个行业理解存在一定问题,华为强不意味着华为手机强,不意味着华为终端强。

  问:华为底层逻辑已经搭完了吗?

  赵明:我们这个组织,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。其实很久以前我们就有这样的预判,所以对于我们手机行业来讲,对于器件也好,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  问:针对美国制裁行动,有一些供应商停止了对华为供货,荣耀下半年会不会面临断供?

  赵明:任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,我们为这一天已经准备了很久,包括大家看到的海思的备胎计划。

  摄影:梁睿瑶

  以下为荣耀赵明专访对话(有删减):

  关于“备胎”

  问:鸿蒙系统对于荣耀来说是什么角色?它是一个备胎吗?像之前亚马逊、微软、三星也推出了自己的系统,但是最后失败了,不知道你们要推的话,怎么推这个东西?

  赵明:余总前两天网上对外分享了一些东西,但是核心一点,我们做东西,不管做什么都要给消费者带来价值,让消费者真正因为喜欢我们的产品和体验而做出选择,只有做出更好的东西才能够赢得消费者,这是我们的核心观点。

   2019年5月24日,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网站显示,华为已申请“华为鸿蒙”商标。

  2012年,华为开始规划自有操作系统“鸿蒙”。方舟编译器对于华为打造未来操作系统能力的提升奠定了基础。最新的荣耀20 Pro手机加入了华为方舟编译器,荣耀20 Pro也是继华为P30系列后第二个支持方舟编译器的手机系列。

  对于创新,赵明没有担心。”赵明强调。

  “在手机行业,如果大家都只是拿供应链的技术,你做出来的产品差异化在哪里?都是索尼IMX586传感器,如果都是别人的算法,你的优势在哪里?对于消费者而言要的是体验,要的是品质,我们一定要在上面叠加属于我们的而别人没有的,才能胜出。